《白蛇:緣起》對音效的貼切毫無出戲之感,人物的設定也很出彩

原標題:《白蛇:緣起》對音效的貼切毫無出戲之感,人物的設定也很出彩

《白蛇:緣起》對音效的貼切毫無出戲之感,人物的設定也很出彩

首先,這部動漫的情節安排和人物設定也很出彩,情節雖含有中國民間愛情故事一貫的悲劇色彩,但卻不老套也不過分悲傷。我認為是在尊重原著的基礎上做出了恰當的改編。劇情安排的很緊湊,使得整個影片有頭有尾。人物設定總體上也很不錯,例如女主人公既符合民間故事里白素貞的形象,又推陳出新,通過前世故事豐富了其獨當一面、勇敢追愛的形象。

其次,這部都的改編很動人,這個時候的許宣是個在山野間,自由自在的活潑少年。他喜歡小白,是個撩妹高手,兩人山間溪旁玩耍,上天入地,好不快活。除了自在的天性,他還愛恨分明、敢做敢當。小白害怕自己是妖的身份,會成為他們的阻礙。但許宣明知是人妖殊途,對小白依然很堅定。堅毅勇敢的形象,和后來的許宣簡直就是兩個人。

所以有人說,許宣不配接替許宣這一世以命相爭的情緣。這個版本的許宣最可貴的一點,是他的仁義、大度,每每心存大義,為小白,為百姓,為正義,都愿以身犯險。每每大家陷入危險時,第一個沖在前面。在許宣身上,我們看見了江湖小說里的俠客風范。所以,他能夠改寫白蛇傳中不平等的男女局勢,也讓這段愛情來得尤其死心塌地值得歌頌。許宣在一開始接觸到小白的時候,應該也是堅定不移認為小白是人,而不是妖。

第一次見到小白使用了法術,應該也是心存害怕和疑惑,但是基于小白友好的外表,替小白去尋找答案,自己年輕,能力有限,找自己族內會法術的長老來幫忙,一步步的協助白,這是友善。而不是直接告訴小白,寶青坊的地址,第一次見到小白變成妖怪,應該害怕,躲避,掙扎過后,才克服了害怕,然后進入理解的狀態,進而開解小白。

這需要設計強烈而充滿情感的鏡頭,人性使然。另外,我在觀影之前并沒想那么多,“緣起”對應的后面的故事就是我們熟知的白蛇傳,那既然要寫的一個前世今生的故事,前世的故事就是一張空白的紙是留給主創們自由發揮的空間就不需要再去考慮后世許宣性格上的問題,所以在電影里許宣由我認知里坐享其成愛情的人變為主動追求愛情的人,確實給了我一個不錯的感受,尤其是他說的那句“人間多是長了兩條腿的惡人,你多條尾巴又如何”感觸極深。

最后,整部電影給我最大的驚喜之處在于許宣,我在看電影之前就在思考《白蛇:緣起》的主創們會怎么處理一個在傳統敘述里懦弱、自私、坐享其成的許仙(宣)這一形象,傳統白蛇故事比較完整的呈現應該在是馮夢龍《警世通言》里的那篇《白娘子永鎮雷峰塔》,在馮夢龍筆下的白娘子已經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女子。白娘子最后被罩于缽盂之下,戰戰兢兢,卻堅決不肯在許宣面前現出原形。

許宣之于許仙,更多的是自由、勇敢、思想、瀟灑、于亂世中悠然自得,是更得人喜歡的溫暖恣意的性子。私以為許宣是不會為了小白而變為妖的,為了別人而變成不是自己的自己,想想并不是自己所能接受的,不過戲劇里愛情大于自我也是可以情有可原,能夠從兩個世界的人,變成身邊的木棉,有時候成長成自己最好的樣子,能夠發光的站在愛人身邊,并肩而立,望向未來,想來是愛情最美的樣子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