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泉集團IPO疑云:股權演變撲“撲朔迷離” 文字多處錯漏 總資產72億

原標題:圣泉集團IPO疑云:股權演變撲“撲朔迷離” 文字多處錯漏 總資產72億

曾在新三板掛牌。

近日,濟南圣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圣泉集團”)出現在2020年第一批IPO預先披露名單中,在資本市場邁出里程碑一步。

根據官網資料,圣泉集團成立于1979年,最早屬于集體企業,上世紀90年代經歷過區域資本市場,后掛牌新三板,代碼830881,也是2019年新三板最新公布的698家創新層掛牌公司中規模較大的掛牌企業。

財務方面,圣泉集團截至2019年6月30日資產總額達到71.50億元,報告期2016年至2019年6月30日,其營業收入分別達到35.41億元、50.35億元、68.89億元和29.06億元,凈利潤也分別達到4.36億元、4.73億元、5.14億元和2.15億元。

圣泉集團主營化工產品在細分領域國內第一、用途廣泛。招股書稱,圣泉集團的主要產品為酚醛樹脂和呋喃樹脂,報告期內兩類產品的收入合計超過其主營業務收入的 60%,產銷量規模位居國內第一、世界前列。其下游應用領域包括汽車、風電、核電等機械領域以及集成電路、液晶顯示器、軌道交通、航天航空、船舶運輸、3D 打印等行業。

招股書顯示,圣泉集團實控人為唐一林、唐地源父子,唐一林擔任董事長、唐地源擔任總裁,其二人合計持有圣泉集團為股份21.96%,唐一林妻子呂廣芹也持有圣泉集團0.19%的股份,除此之外,還有幾位家族成員持股。

按募資估值計算,唐一林家族財富將達到20億元左右。根據2019年山東A股上市公司富豪TOP100榜,唐一林家族將進入前50名,在其注冊地所在地濟南市,將成為“濟南二富”,次于濟南首富九陽股份王旭寧,也是章丘首富家族。

值得注意的是,唐一林妻子呂廣芹并沒有列入實際控制人。北京市曲和直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杜利安律師告訴時間財經,由于存在特殊的人身關系,家族成員被認定為共同控制人的案例比較常見。鑒于唐一林、呂廣芹是夫妻,夫妻任何一方名下的財產一般都是夫妻共同財產,一般也應列為實際控制人。

多處文字錯漏

圣泉集團前身刁鎮糖醛廠成立于1979年,刁鎮位于章丘城區北部,離城區大約20千米左右。鑒于當時還是改革開放之初,刁鎮糖醛廠很可能是集體企業,圣泉集團招股書還有新三板公開轉讓書均沒有披露,這或許是圣泉集團股權撲朔迷離的最初根源。

圣泉集團官網顯示,1985年,唐一林作為董事長接管糖醛廠任廠長。然而,圣泉集團招股說明書顯示,唐一林1985年8月至1992年9月,擔任章丘縣助劑廠廠長。官網用“接管”一次,可能另有故事,招股書也沒有披露。

刁鎮糖醛廠和章丘助劑廠是否是同一家企業,還是兩家企業?則沒有披露說明。招股書上,圣泉集團歷史從發起成立時開始。

對照招股書唐一林先生簡歷,1992年10月至1993年11月,唐一林擔任濟南市圣泉化工實業總公司(簡稱“實業總公司”)總經理,而實業總公司成立于1992年5月,是集體所有制企業,資金總額是600萬元。

顯然,唐一林是在實業總公司成立5個月后才任職的,組建單位是刁鎮人民政府,資金來源也為自籌,個中細節,不得而知。招股書顯示,1994年1月,圣泉集團屬于定向募集設立,發起人就是實業總公司,占比76.93%,同時,內部職工股338萬股,占比23.07%。

1995年2月28日,圣泉集團股權證在山東企業產權交易所掛牌交易,公司內部職工股轉為社會個人股。后在配售優先股過程中,應由法人股配售的 135.95萬股轉配售給了產權交易所個人投資者,并向個人投資者超額配售了17.52萬股。

1996年11月,在根據《公司法》規范公司過程中,山東省經濟體制改制委員會確認的圣泉集團發起人是濟南化工實業總公司,與招股書前面披露的發起人不一致。

招股書顯示,實業總公司1995年5月已經注銷。因此,不知是確認文件中就是濟南化工實業總公司還是圣泉集團在招股書中遺漏了“圣泉”二字?

招股書錯漏的不止這一處。在招股書74頁顯示,2002年2月5日,山東省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出具的批復文件,劃紅線“章丘刁鎮科技開發中心將持有的圣泉集團50股法人股(轉讓給)青島科創投資有限公司”,不知是只有50股法人股獲批還是涉嫌將“50萬”股寫成“50”股,并可能遺漏“轉讓給”三字。

問題的關鍵是,刁鎮科技開發中心持有的股份是代持的社會個人股和內部職工股,而山東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批復還是50股法人股,這涉及刁鎮科技開發中心是否有權轉讓問題?

股權演變撲朔迷離

事情從1996年說起。1996年11月4日圣泉集團規范確認后,圣泉集團由刁鎮人民政府持有69.15%,個人持有30.85%,股權結構如下:

然而,1998年的優先股轉為普通股時,圣泉集團并未履行必要的審批和變更程序。同年12月19日,根據《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證監會關于<清理整頓場外非法股票交易方案>的通知》規定及企業產權交易所出具的說明,圣泉集團在山東產權交易所停止掛牌交易。

到1999年3月3日,刁鎮人民政府通過股權獎勵和轉讓,只持有原有股份的30%,原有股權的70%轉讓給廠長及突出貢獻者,并以2元價格對內部職工進行有償轉讓,由于沒有辦理變更手續,該部分股權仍由刁鎮人民政府代持。同年5月30日,圣泉集團進行送股分紅。

同年5月30日,圣泉集團進行送股分紅。分紅送股后,圣泉集團股權結構不變。而問題的關鍵是,作為代持方的刁鎮人民政府與實際股東之間是否簽有代持協議?代持期間,被代持的個人是否收到分紅并依法繳納個人所得稅?

刁鎮人民政府很快進行了委托代持。2000年3月5日,圣泉集團再次送股分紅,分紅送股后,刁鎮人民政府將持有的股權和代持股權轉讓給兩家集體企業,這兩家企業的情況在圣泉集團新三板公開轉讓說明書中有詳細說明:二者都是刁鎮經貿委下屬的集體所有制企業,轉讓情況也說得很明白(見下圖)。不知為何,招股書里刪去這個說明。

然而問題出現在股權轉讓時。2000年10月和12月,章丘市興祥經濟發展中心代持的刁鎮人民政府股份以每股7.28元轉讓,而先由刁鎮人民政府代持,后由刁鎮科技開發中心代持的社會個人股和內部職工股卻以每股4.5元轉讓。前后不到2個月,竟然相差60%以上。

事情并沒有結束。2001 年7月,圣泉集團回購個人股減資,將原來超額配售的“其他個人股收回”,價格是每股8元。

然而到2005年6月25日,刁鎮人民政府將委托章丘興祥經濟發展中心持股的股權以每股2.6元價格轉讓給唐一林為首的9名高管,其中,唐路林是唐一林堂兄弟,而孟慶文是圣泉集團現任董秘。

蹊蹺的是,2006年,2000年以每股4.5元轉讓給青島科創投資有限公司的50萬股權又以每股4.05元的價格回到時任圣泉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之子唐地源手中。

此時,1979年出生的唐地源剛剛擔任圣泉集團董事會秘書半年,后來擔任董事、總裁。同年6月,圣泉集團將刁鎮科技中心代持的社會個人股和內部職工股裝讓給唐一林2128名個人所有。

至此,原來是集體所有制的產權最終落入唐一林、唐地源為首的管理層及一眾人手中,然而,就在一系列股權代持、轉讓中存在的若干問題,依然撲朔迷離。

時間財經就上述問題多次聯系圣泉集團,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復。(北京時間財經 全哲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 江苏快3app官方下载 福建体彩11选5走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英雄联盟时时乐为什么一直输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走试图 新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3开奖结果 配股神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