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敵是友?毛澤東思想或許給了華為答案

原標題:是敵是友?毛澤東思想或許給了華為答案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羅思義】

華為能夠參與英國5G電信網絡建設,還是華為因為英國受到美國壓力而被排除出英國5G電信網絡建設,不僅事關中國經濟和政治利益,也將對其他國家產生影響。華為參與或不參與英國5G電信網絡建設,也成為英美之間激烈的公共政治斗爭的主題,這讓人們看到歐洲局勢影響中國的諸多方面。它也直接關系到英國脫歐及其對中國的影響?;谶@些原因,再此我們有必要就華為參與英國5G電信網絡建設,中國可以爭取到英國哪些勢力結盟進行詳細分析。

英國脫歐第二輪談判

1月31日,英國將脫離歐盟的政治結構——歐盟委員會、歐洲議會等。這是由英國大選的結果決定的——拙文《背棄統一戰線,“留歐派”將英國命運拱手讓給“少數人”》對此有詳細分析。但在中國,并不是所有人都意識到英國屆時不會脫離歐盟的經濟結構。從法律上講,到2020年底前,英國將完全受歐盟經濟結構、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的約束。然后,英國必須得與歐盟簽訂一項將決定英國在2020年12月31日后仍將在多大程度上受歐盟規則制約的貿易協定。簡而言之,英國脫歐第二輪談判和斗爭即將開始。

當地時間1月24日,歐盟領導人正式簽署英國“脫歐”協議

英國脫歐第二輪談判也將影響到中國,因為除了下文將要分析的一般后果外,顯然英國與華為的關系,將成為英國與中國乃至歐盟未來關系的試金石。正如英國《金融時報》在1月16日發表的《英國脫歐簡述》中指出:“華為問題考驗英國退歐時代外交政策”。

正如拙文《背棄統一戰線,“留歐派”將英國命運拱手讓給“少數人”》所述,英國“留歐派”由于戰術失誤,加上他們的策略不及中國共產黨,導致他們輸給“脫歐派” 。因此 , 對于中國、英國和歐盟民眾來說,圍繞華為以及英國脫歐第二輪談判的較量,應吸取這些教訓。

值得注意的是,毛澤東思想為了解歐洲當前正展開的斗爭,提供一個最正確的視角——這生動地說明了這樣一個事實:毛澤東思想不僅具有歷史意義,而且可以作為了解當今世界政治發展形勢的指南。

圍繞華為的勢力結盟

圍繞是否應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展開激烈斗爭的直接政治力量,是完全公開的。正如英國《金融時報》指出:“華盛頓正在施壓其所有歐洲盟友,尤其是英國,不要讓中國企業華為參與對各國經濟的技術發展至關重要的5G移動網絡的建設。

“上周,到訪倫敦的一個美國代表團警告英國人,華為參與英國的5G建設將構成嚴重的安全風險……

一種危險是,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之間的‘五眼聯盟’情報共享安排或將遭到破壞?!?

“上周,到訪倫敦的一個美國代表團警告英國人,華為參與英國的5G建設將構成嚴重的安全風險……

一種危險是,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之間的‘五眼聯盟’情報共享安排或將遭到破壞?!?

根據最新消息,特朗普的副國家安全顧問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率領的一個特別代表團,向英國政府提交了一份報告,內容涉及在未來英國電信網絡中依賴華為技術可能帶來的安全風險。根據英國報紙的報道,美國代表團聲稱,英國“瘋了”才會讓華為參與5G建設。

但美國的這些說法甚至被英國級別極高的安全官員公開駁斥。除了經濟和技術專家發表評論外,英國軍情五處處長安德魯·帕克(Andrew Parker)公開表示,他“沒有理由認為”如果英國在其5G手機網絡中采用華為技術,會導致英國與美國的情報共享關系遭遇打擊。

美國對華為施加的這種巨大壓力,以及來自英國其他地區的抵制,解釋了為什么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的正面斗爭變得空前激烈的原因。英國首都的重要派系正在與美國較量,其他派系也在相互較量。

如果我們將視角從參與這場斗爭的直接力量轉向分析更多的潛在力量。顯而易見,就圍繞華為以及與歐盟和美國的整體經濟關系而言,約翰遜首相正面臨嚴峻的困境。如果將華為排除在英國5G網絡建設之外,將意味著英國電信系統的成本更高,而且升級到5G標準的時間將比允許華為參與的時間晚。

這僅僅是源于華為“偷竊”美國技術這一彌天大謊——相反,華為的5G技術不僅比美國先進,而且比任何西方公司都先進。因此,不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將對英國經濟造成重大損害,且將對英國民眾產生負面影響。然而,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將直接違背約翰遜政府的脫歐計劃,以及尋求與美國保持最親密的關系這一重要戰略——這一政策實際上意味著英國將進一步依附于美國。

也即是說,一邊事關美國的利益,另一邊事關中國和英國的共同利益——英國經濟最佳發展時機、英國民眾的福祉和中國的利益,而這兩者之間的利益是有著直接的沖突的。

圍繞華為決策的潛在力量

圍繞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所產生的直接問題,及其對中國的影響反映了一個事實——約翰遜正面臨重大的經濟問題,因為脫歐將對英國經濟產生負面影響。

從歷史上看,英國經濟增長與G7其他國家經濟增長之間,存在著強烈的正相關關系。但這種現象已經開始隨著英國脫歐消失——這是英國的劣勢。自脫歐公投以來,英國經濟增速比G7慢得多。如果脫歐公投以來,英國經濟增速沒有放緩,那么其經濟規?,F在將大3%。這意味著,英國經濟規模將比現在多1700億美元。此外,情況還在進一步惡化。

受益于最近的英國大選結果,約翰遜目前在政治上處于強勢地位。反對約翰遜政策的黨派獲得了絕大多數的選票,但是由于英國的非民主選舉制度和反對約翰遜的留歐黨所犯的錯誤,約翰遜在議會中獲得了絕大多數的支持。盡管約翰遜政府在這次大選中大獲全勝,但對于英國5G網絡選擇的影響,及其對經濟的廣泛影響,將持續很多年——包括2024年約翰遜將面臨新的選舉。

我駐英大使劉曉明在英國報紙《星期日電訊報》發表署名文章《禁止華為將使英國在新一輪技術革命中落后》

因此,約翰遜不想屆時在選舉時面對5G延遲推出和昂貴的5G系統所帶來的負面影響。由于這種經濟壓力,約翰遜在最近的一次采訪中表示,批評華為的人應該拿出替代方案。就連《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等傳統上支持保守黨的媒體,也發表了一篇題為《英國擬允許華為參與5G——鮑里斯?約翰遜別無選擇》的文章。

但與英國經濟和民眾的這些利益以及中國的利益嚴重相違背的是,一旦英國脫離歐盟的政治結構,約翰遜的整個地緣政治和經濟戰略就建立在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的基礎上——英國事實上將近一步依附于美國。

約翰遜政府向媒體簡要介紹其對美戰略

從約翰遜政府的總體政策路線和支持其的潛在社會力量的分析來看,約翰遜政府將讓英國更大程度地依附于美國的這一基本戰略已很清楚。但為消除任何模棱兩可性,1月18日英國《每日電訊報》發表了一份泄露出來的政府外交政策文件。約翰遜曾長期擔任該報的專欄作者。這份“泄密文件”的標題——《鮑里斯·約翰遜預計在與歐盟談判之前,將與美國展開貿易談判”》不言自明。由于這一“泄密文件”事實上是英國政府的簡報,因此值得詳細引述:

“預料約翰遜料首相先與美國展開正式貿易會談,然后才與歐盟談判……

美國外交官認為,約翰遜準備尋求內閣授權,在他下個月訪問華盛頓時,直接和美國開始貿易會談……

一位看過(給政府的)建議的英國政府消息人士稱,約翰遜首先去美國是顯示英國是認真的,不是胡鬧。

一位直接向華盛頓匯報計劃的消息人士稱,美國‘急于開始’……為加快進程做準備,所有涉及(與美國)貿易協議各個部分的‘章節負責人’都已被任命,以與美國對等職位的人士相‘匹配’。

根據雙方正在討論的時間框架,(英國)內閣決定之后,英國將在兩周內公布貿易談判目標,美方將在政治談判啟動前用兩周時間做出回應。

‘雙方對此都有極強的政治意愿,因此第一輪談判將在為期兩周的審查期結束后非常迅速地進行,這可能意味著最早(至)2月下旬,’消息人士稱……與此同時,為加快談判進程,內閣已經開始‘精簡’程序。

約翰遜預計將在2月的第二或第三周,趕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投入連任競選之前訪問華盛頓。

美國正考慮邀請約翰遜在美國國會兩院發表講話,他將有可能成為英國第六任獲此殊榮的首相——但宣布貿易談判的機會可能會在政治上起到推動作用……它將向布魯塞爾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即英國決心繼續推進其全球貿易議程,而不是繼續留在歐盟受歐盟監管規則的約束。

歐盟警告稱,歐盟自己的貿易授權要到2月25日才能達成并正式通過,3月份前不會開始與英國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

最近幾天,歐盟發表了一系列講話,闡述了自己的談判目標——歐盟要求英國遵守歐盟未來在稅收、國家援助和環境方面的規則,以換取‘零關稅’自由貿易協定的達成。

推動達成協議的壓力在華盛頓越來越大,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在2021年年中失去他目前在國會行使談判貿易協議的權力……美方正在推動每四周一次的談判周期,而英國則提議每六周輪換一次談判,進一步表明我們決心取得進展。

與美國簽署貿易協議有可能在政治上產生巨大分歧,約翰遜在大選期間曾發誓,盡管擔心美國提出的要求會推高英國藥品價格,但美英貿易談判中不會涉及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

農業談判也充滿了困難。美國的既定目標,是讓英國降低對美國農業技術的壁壘?!?

美國外交官認為,約翰遜準備尋求內閣授權,在他下個月訪問華盛頓時,直接和美國開始貿易會談……

一位看過(給政府的)建議的英國政府消息人士稱,約翰遜首先去美國是顯示英國是認真的,不是胡鬧。

一位直接向華盛頓匯報計劃的消息人士稱,美國‘急于開始’……為加快進程做準備,所有涉及(與美國)貿易協議各個部分的‘章節負責人’都已被任命,以與美國對等職位的人士相‘匹配’。

根據雙方正在討論的時間框架,(英國)內閣決定之后,英國將在兩周內公布貿易談判目標,美方將在政治談判啟動前用兩周時間做出回應。

‘雙方對此都有極強的政治意愿,因此第一輪談判將在為期兩周的審查期結束后非常迅速地進行,這可能意味著最早(至)2月下旬,’消息人士稱……與此同時,為加快談判進程,內閣已經開始‘精簡’程序。

約翰遜預計將在2月的第二或第三周,趕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投入連任競選之前訪問華盛頓。

美國正考慮邀請約翰遜在美國國會兩院發表講話,他將有可能成為英國第六任獲此殊榮的首相——但宣布貿易談判的機會可能會在政治上起到推動作用……它將向布魯塞爾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即英國決心繼續推進其全球貿易議程,而不是繼續留在歐盟受歐盟監管規則的約束。

歐盟警告稱,歐盟自己的貿易授權要到2月25日才能達成并正式通過,3月份前不會開始與英國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

最近幾天,歐盟發表了一系列講話,闡述了自己的談判目標——歐盟要求英國遵守歐盟未來在稅收、國家援助和環境方面的規則,以換取‘零關稅’自由貿易協定的達成。

推動達成協議的壓力在華盛頓越來越大,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在2021年年中失去他目前在國會行使談判貿易協議的權力……美方正在推動每四周一次的談判周期,而英國則提議每六周輪換一次談判,進一步表明我們決心取得進展。

與美國簽署貿易協議有可能在政治上產生巨大分歧,約翰遜在大選期間曾發誓,盡管擔心美國提出的要求會推高英國藥品價格,但美英貿易談判中不會涉及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

農業談判也充滿了困難。美國的既定目標,是讓英國降低對美國農業技術的壁壘?!?

英國與歐盟未來關系會如何發展?

英國與美國的貿易談判所涉及的問題很簡單。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英國必須在法律上繼續適用歐盟關稅同盟和單一市場的規則和條例,即這種形勢促成新詞“BRINO”問世,意味著英國名義上脫歐,但實際上并未正式脫歐——盡管英國脫離歐盟的政治結構,但其仍然受到歐盟更為重要的經濟規則的約束。

但2020年12月31日之后,英國會脫離歐盟嗎?即采用不同于歐盟的經濟、工作場所、環境等法規和標準?當然,如果英國在這些決定性的經濟問題上不與歐盟“分道揚鑣”,那么即使英國正式脫離歐盟,但實際上英國的經濟仍將受到歐盟的監管。在這種情況下,歐盟自然會同意英國以零關稅、零配額等方式完全進入歐盟市場,但那將是一個永久的BRINO狀態。不過,正如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就歐盟與英國關系問題直言不諱地指出:“分歧越大,伙伴關系就越疏遠?!焙喲灾?,英國越不同意遵守歐盟的標準和條例,即事實上由歐盟管理,其得到的歐盟市場的份額就越少。

但支持約翰遜的勢力的目的在于讓英國變得更依附于美國,這不僅指遵循美國外交政策,而且也采用較低的環保標準、較差的福利等會造成預期壽命下降、貧富懸殊過大等等惡果的美國經濟模式。但如果歐盟允許英國這樣一個經濟體與之進行零關稅或零配額貿易,不僅會危及歐盟企業的競爭力,而且會破壞歐盟整體的社會穩定。因此,歐盟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這就是為什么馮德萊恩直言不諱地說,如果英國同意適用歐盟的法規和標準,其就可以進入歐盟市場,反之則不行。此外,英國與歐盟的“分歧”越大,其所獲得的市場準入就越少。

約翰遜為確保大選時承諾的脫歐協議達成,已經采取了不同尋常的步驟,允許在北愛爾蘭和英國其他地區之間設立關稅邊界。這是因為他同意,北愛爾蘭將繼續遵循歐盟的標準和法規,以規避北愛爾蘭與南愛爾蘭共和國之間的海關邊界。做類比的話,就好比中國同意在廣東、四川與中國其他省份之間設立關稅邊界一樣。

但如果英國享受歐盟的零關稅,其諸多產品將面臨極其嚴重(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是毀滅性)的負面影響。純粹按照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則進行貿易,這是英國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的默認替代方案,英國制造的汽車出口到歐盟將面臨10%的關稅——基本上將它們排除在歐盟市場之外。英國農業的情況更糟,將面臨高達80%的災難性關稅。

英國與歐盟的貿易關系遠比其與美國的貿易關系重要。英國出口的約45%流向歐盟,而進口的53%來自歐盟。相比之下,英國出口的約19%流向美國,進口的11%來自歐盟。簡而言之,英國與歐盟的貿易份額,是英國與美國貿易份額的約三倍。

鑒于此,英國與歐盟斷絕聯系或面臨嚴重關稅壁壘,將對其經濟造成嚴重打擊,特別是對諸如航空、汽車、金融服務、醫藥等一些最先進的行業,將是一場災難。約翰遜和英國政府明白這一現實,這就是為什么他們提出與歐盟達成自由貿易協定的原因。但是,正如上文所述,英國與美國達成的貿易協定與歐盟環境和社會保護規則是不相容的——這正是馮德萊恩指出“分歧越大,伙伴關系就越疏遠”的原因。換句話說,英國面臨著一個至關重要的決定,即其是否真的要置身于歐盟的經濟法規和標準之外,后者可以說是歐盟最重要的經濟結構。

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若反對華為,告訴我們替代選項是什么

英國政府的困境

由于英國成為美國附庸,將對英國民眾乃至英國企業帶來經濟損失,這不可避免地令約翰遜政府面對由此產生的阻力,鑒于此約翰遜政府安排英國財政大臣薩吉德·賈維德(Sajid Javid)接受了英國《金融時報》的采訪——薩吉德·賈維德是故意在華為在英國引發爭議的同一天接受采訪的。這涉及到英國未來與歐盟經濟結構法規(歐盟關稅同盟和單一市場)的“結盟”問題。政府首席經濟大臣的這次受訪,顯然是為了強調約翰遜政府的首要任務是讓英國進一步依附于美國,即便這會損害英國經濟和英國企業利益。簡而言之,這恰如其分地表現了英國與美國之間的“買辦”關系

再次可以看出,采訪標題《財政大臣警告企業:英國“不會與歐盟結盟”》不言自明?!督鹑跁r報》指出:

“英國財政大臣薩吉德·賈維德向英國商界領導人發出一個強硬的信號,要求他們在英國脫歐后結束對布魯塞爾規則的支持……

在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賈維德否認財政部將向大型制造業(包括汽車、航空航天、制藥、食品和飲料)提供支持——這些行業應遵守歐盟法規。

‘我們不會與歐盟達成一致,我們不會成為規則接受者,我們不會進入單一市場,也不會加入關稅同盟。我們將在年底之前做到這一點,’賈維德稱將敦促這些行業要盡快適應新的現實……

但商界領袖們正惶恐不安地關注著即將于布魯塞爾舉行的貿易談判。

歐盟希望英國遵守其法規,以換取零關稅、零配額的貿易協議,但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一再表示,他希望擺脫歐盟的規則。

一些英國商業協會擔心,如果沒有一項減少邊境摩擦的新政,英國與歐盟目前達成的貿易協定今年年底可能會落空。去年10月,英國大型制造商警告大臣們‘英國企業將面臨新的繁重成本和損失’。

前任財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曾努力與歐盟保持一致,但賈維德明確表示,財政部目前正接受新的管理規則。他建議一些因英國脫歐遭受損失的企業適應新的監管規定……

賈維德拒絕透露他希望取消哪些歐盟規則。他稱,他希望金融服務業在“基于結果”的規則對等基礎上與歐盟進行貿易:目前還不清楚布魯塞爾是否會同意……

財政大臣暗示,即將分布的預算案,都會有更多的增稅措施,并稱,‘有時(需要做出的)的決定很艱難’,特別是在新政府成立之初?!?

“英國財政大臣薩吉德·賈維德向英國商界領導人發出一個強硬的信號,要求他們在英國脫歐后結束對布魯塞爾規則的支持……

在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賈維德否認財政部將向大型制造業(包括汽車、航空航天、制藥、食品和飲料)提供支持——這些行業應遵守歐盟法規。

‘我們不會與歐盟達成一致,我們不會成為規則接受者,我們不會進入單一市場,也不會加入關稅同盟。我們將在年底之前做到這一點,’賈維德稱將敦促這些行業要盡快適應新的現實……

但商界領袖們正惶恐不安地關注著即將于布魯塞爾舉行的貿易談判。

歐盟希望英國遵守其法規,以換取零關稅、零配額的貿易協議,但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一再表示,他希望擺脫歐盟的規則。

一些英國商業協會擔心,如果沒有一項減少邊境摩擦的新政,英國與歐盟目前達成的貿易協定今年年底可能會落空。去年10月,英國大型制造商警告大臣們‘英國企業將面臨新的繁重成本和損失’。

前任財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曾努力與歐盟保持一致,但賈維德明確表示,財政部目前正接受新的管理規則。他建議一些因英國脫歐遭受損失的企業適應新的監管規定……

賈維德拒絕透露他希望取消哪些歐盟規則。他稱,他希望金融服務業在“基于結果”的規則對等基礎上與歐盟進行貿易:目前還不清楚布魯塞爾是否會同意……

財政大臣暗示,即將分布的預算案,都會有更多的增稅措施,并稱,‘有時(需要做出的)的決定很艱難’,特別是在新政府成立之初?!?

先政治后經濟

乍一看,英國政府與美國建立這樣的買辦關系,甚至以這種方式打擊英國自己的重要企業,似乎是自殺。但用列寧的話說:“政治同經濟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這一點,就是忘記了烏克思主義最起碼的常識?!?對于約翰遜和脫歐計劃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讓英國完全與美國保持一致。經濟問題,如對英國企業的損害,必須排在次于政治考慮的第二位。

但約翰遜面臨的問題是,為了與美國組成更緊密的聯盟而不惜損害英國經濟利益,而這與英國民眾和部分英國資本的利益背道而馳。這反映在反對約翰遜脫歐協議的黨派獲得了最近舉行的英國大選的多數選票——53%的英國民眾投票支持反對約翰遜協議的黨派,46%的政黨支持約翰遜的協議。但相比約翰遜對手的領導不力,英國的親美政治勢力給力得多,所以他的脫歐政策得得以順利推進。

約翰遜得到了英國國內與特朗普和美國保持更緊密聯系的這些勢力的支持,尤其是奈杰爾·法拉奇(Nigel Farage),他是脫歐黨領袖,也是特朗普當選總統后會見的第一位英國政治家,他確保了脫歐黨在爭奪席位上沒有與約翰遜的保守黨背道而馳,直接幫助約翰遜贏得選舉勝利。

英國買力勢力,甚至不惜損害自身經濟利益,也甘為美國附庸,因此,他們的決心比只局限于英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勢力更強,后者希望通過美國施加的壓力來捍衛英國經濟利益,而這是因為美國是最強大的資本主義勢力。

事實上,這將是英國乃至西歐未來一段時期的總體形勢——尋求與美國建立“買辦”關系的親美勢力取得進一步勝利,是意料之中的。中國不應該對此抱有幻想。但這一總體地緣政治格局,絕不能與圍繞華為的個例相混淆。

毛澤東思想是了解英國形勢的最佳指南

在分析歐洲買辦和國家資本之間的斗爭時,毛澤東的經典著作比如《論人民民主專政》和 《關于民族資產?階級和開明紳?士問題》對“民族資產階級”的論述,是了解英國和歐洲正面臨美國步步緊逼的整體形勢的最佳指南。毛澤東對這些問題的研究,也為了解歐洲面臨美國攻勢提供了另一種視角。雖然毛澤東寫這兩部著作時的對象是當時正受帝國主義壓迫的中國,而不是美國和歐洲之間存在的先進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斗爭,但是他對不同階級的地位和形勢的基本分析,清楚地指出當今歐洲各方博弈的問題所在。

毛澤東就“民族資產階級”在《論人民民主專政》中分析指出:

“人民是什么? 在中國,在現階段,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

民族資產階級在現階段上,有其很大的重要性。我們還有帝國主義站在旁邊,這個敵人是很兇惡的……我們現在的方針是節制資本主義,而不是消滅資本主義。但是民族資產階級不能充當革命的領導者,也不應當在國家政權中占主要的地位。民族資產階級之所以不能充當革命的領導者和所以不應當在國家政權中占主要地位,是因為民族資產階級的社會經濟地位規定了他們的軟弱性,他們缺乏遠見,缺乏足夠的勇氣,并且有不少人害怕民眾?!?

“人民是什么? 在中國,在現階段,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

民族資產階級在現階段上,有其很大的重要性。我們還有帝國主義站在旁邊,這個敵人是很兇惡的……我們現在的方針是節制資本主義,而不是消滅資本主義。但是民族資產階級不能充當革命的領導者,也不應當在國家政權中占主要的地位。民族資產階級之所以不能充當革命的領導者和所以不應當在國家政權中占主要地位,是因為民族資產階級的社會經濟地位規定了他們的軟弱性,他們缺乏遠見,缺乏足夠的勇氣,并且有不少人害怕民眾?!?

當然,在今天的歐洲和英國,所涉及的并非像中國那時所發生的革命,而是抵制美國侵吞歐洲利益這一重大問題。不過,類似的基本社會/階級劃分也同樣存在。

毛澤東的《關于民族資產階級和開明紳士問題》對這些問題,做了更詳細的分析,因此值得詳細引述,因為它的基本框架使我們能夠清楚地了解歐洲的現狀:

“中國現階段革命的性質,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和反對官僚資本主義的革命。所謂人民大眾,是指一切被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所壓迫、損害或限制的人們,也即是一九四七年十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上明確地指出的工、農、兵、學、商和其他一切愛國人士……所說的“商”,即是指一切受迫害、受限制的民族資產階級,即中小資產階級……所謂勞動人民,是指一切體力勞動者(如工人、農民、手工業者等)以及和體力勞動者相近的、不剝削人而又受人剝削的腦力勞動者。中國現階段革命的目的,是在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建立一個以勞動者為主體的、人民大眾的新民主主義共和國,不是一般地消滅資本主義……

決定革命性質的力量,是主要的敵人和主要的革命者兩方面。我們今天的主要敵人是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我們今天同敵人作斗爭的主要力量是占全國人口百分之九十的一切從事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的人民……

依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反對人民民主革命的民族資產階級的少數右翼分子,他們也是革命的敵人;依附勞動人民反對反動派的民族資產階級左翼分子以及從封建階級分裂出來的少數開明紳士,他們也是革命者。但是這兩者都不是敵人或革命者的主體,兩者都不是可以決定革命性質的力量。民族資產階級是一個在政治上非常軟弱的和動搖的階級。但是他們中間的大多數,由于也受著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迫害和限制,他們又可以參加人民民主革命,或者對革命守中立。他們是人民大眾的一部分,但不是人民大眾的主體,也不是決定革命性質的力量。但是因為他們在經濟上具有重要性,又因為他們可以參加反對美蔣,或者在反對美蔣的斗爭中采取中立的態度,因之我們便有可能和必要去團結他們。在中國共產黨未產生以前,以孫中山為領導的國民黨,曾經代表民族資產階級,充當過當時中國革命(不徹底的舊民主主義革命)的領導者。但是,中國共產黨一經產生,并且表現出自己的能力以后,他們就已經不能是中國革命(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領導者了。這個階級曾經參加了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二七年的革命運動,而在一九二七年到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以前),他們中間的不少分子,曾經附和了蔣介石的反動。但是,決不能因為這一點,就認為那個時期我們在政治上不應該爭取他們,在經濟上不應該保護他們?!?

“中國現階段革命的性質,是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對帝國主義、反對封建主義和反對官僚資本主義的革命。所謂人民大眾,是指一切被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所壓迫、損害或限制的人們,也即是一九四七年十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上明確地指出的工、農、兵、學、商和其他一切愛國人士……所說的“商”,即是指一切受迫害、受限制的民族資產階級,即中小資產階級……所謂勞動人民,是指一切體力勞動者(如工人、農民、手工業者等)以及和體力勞動者相近的、不剝削人而又受人剝削的腦力勞動者。中國現階段革命的目的,是在推翻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建立一個以勞動者為主體的、人民大眾的新民主主義共和國,不是一般地消滅資本主義……

決定革命性質的力量,是主要的敵人和主要的革命者兩方面。我們今天的主要敵人是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我們今天同敵人作斗爭的主要力量是占全國人口百分之九十的一切從事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的人民……

依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反對人民民主革命的民族資產階級的少數右翼分子,他們也是革命的敵人;依附勞動人民反對反動派的民族資產階級左翼分子以及從封建階級分裂出來的少數開明紳士,他們也是革命者。但是這兩者都不是敵人或革命者的主體,兩者都不是可以決定革命性質的力量。民族資產階級是一個在政治上非常軟弱的和動搖的階級。但是他們中間的大多數,由于也受著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迫害和限制,他們又可以參加人民民主革命,或者對革命守中立。他們是人民大眾的一部分,但不是人民大眾的主體,也不是決定革命性質的力量。但是因為他們在經濟上具有重要性,又因為他們可以參加反對美蔣,或者在反對美蔣的斗爭中采取中立的態度,因之我們便有可能和必要去團結他們。在中國共產黨未產生以前,以孫中山為領導的國民黨,曾經代表民族資產階級,充當過當時中國革命(不徹底的舊民主主義革命)的領導者。但是,中國共產黨一經產生,并且表現出自己的能力以后,他們就已經不能是中國革命(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領導者了。這個階級曾經參加了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二七年的革命運動,而在一九二七年到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以前),他們中間的不少分子,曾經附和了蔣介石的反動。但是,決不能因為這一點,就認為那個時期我們在政治上不應該爭取他們,在經濟上不應該保護他們?!?

當然,在歐洲,封建主義早就被消滅了,土地改革問題也不再是當今時代的主題。但歐洲資產階級面臨著美國的嚴重攻擊,這直接損害了歐洲資產階級的利益。這不可避免地會產生一些反對美國攻勢的國家資本聯盟——正文已提到反對美國的勢力。但根據毛澤東的分析,這些國家資本聯盟沒有能力領導對美國的持續抵抗。

以伊朗為例,美國取消了早些時候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并重新對伊朗實施制裁,這不僅是對伊朗利益的直接攻擊,也是對歐洲資本的直接攻擊,而歐洲資本從與伊朗的貿易中獲益匪淺。但事實證明,正如伊朗領導人所指出的那樣,歐洲大國無法對美國取消伊朗核協議表現出堅決的抵制。同樣,反對美國攻勢的英國資本已被證明沒有能力建立一個能夠抵抗美國的領導層——這就是為什么不僅英國資本還包括普通民眾現在不得不面臨約翰遜政府直接打擊。

歐洲缺乏中國共產黨式的政治領導力

因此,根據歐洲形勢得出的結論與毛澤東分析的框架是一致的。歐洲和英國的“民族資產階級”應該包括在反對美國進攻時組成統一戰線,但國家資本并不能持續成功地領導這場斗爭。同時,歐洲的工人階級勢力缺乏中國共產黨那樣的領導力,因此也沒有領導政治斗爭的能力。

正如毛澤東也在他的著作《全世界革命力量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中指出:“沒有一個革命的黨,沒有一個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革命理論和革命風格建立起來的革命黨,就不可能領導工人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戰勝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自從馬克思主義產生以來的一百多年的時間內,只是在有了俄國布爾什維克領導十月革命、領導社會主義建設和戰勝法西斯侵略的榜樣的時候,才在世界范圍內建立了和發展了新式的革命黨。自從有了這樣的革命黨,世界革命的面目就起了變化了。這個變化是如此巨大,以至使老一輩的人們完全不能設想的變革,都轟轟烈烈地出現了。中國共產黨就是依照蘇聯共產黨的榜樣建立起來和發展起來的一個黨。自從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革命的面目就煥然一新了?!?

但創建一個擁有類似中國共產黨領導能力的政黨,只能是經過偉大社會斗爭的結果。歐洲和英國人民還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斗爭,因此還沒有能力創建擁有這種類型領導力的政黨。

“民族資產階級”沒有能力領導反美攻勢的斗爭,工人階級也沒有能力創建中國共產黨式領導力的政黨,這就意味著,在今后一個時期,美國的攻勢總的來說可能會在歐洲取得進一步的勝利。這并不意味著對美國的抵抗不會給后者帶來重大問題,也不會減緩其進攻速度——因此,開展這種斗爭極為重要,這樣的較量長期看會取得一定的成功,我們必須對此保持一定限度的期望。

近來,美國與歐洲國家資本發生沖突,印證了這一證實。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的決定,遭到希拉克總統領導下的法國和施羅德總理領導下的德國的反對。隨后,美國設計成功,致使希拉克和施羅德下臺,而他們則被美國更容易接受的領導人取代。

與西歐以外的勢力結盟

就純粹的國內力量關系而言,美國在與歐洲國家的較量中會取得勝利。但基于上文所述的理由,當國內斗爭與更強大的外國勢力聯系在一起時,這種國內力量關系可能會發生重大改變——這直接會影響到華為。

比如,美國設法阻止俄羅斯至德國的北溪2號天然氣直達管道的建設。美國的這一行動直接違背了德國資本和民眾的利益,因為這將迫使德國沒法使用最便宜的俄羅斯天然氣,轉而不得不購買更昂貴的美國液態天然氣,這將使德國更容易受到烏克蘭親美政府的破壞性行動的影響,烏克蘭目前是俄羅斯向德國供應天然氣的主要中轉站。因此,北溪2號管道實際上將德國國家資本、德國民眾和俄羅斯國家結成利益共同體。到目前為止,美國的這次阻撓沒有得逞。盡管美國強烈反對,北溪2號管道的建設仍在繼續。

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也是同理。在這種情況下,英國的內部力量還包括中國及其最先進的公司之一的技術力量的吸引力。這意味著英國內部的力量關系與中國的力量結合在一起。盡管英國內部各派勢力關系通常存在分歧,但這種聯合可能足以擊敗美國對華為的打擊。

結論

綜上所述,圍繞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展開的斗爭,對中國自身來說至關重要。但它也涉及并清楚地揭示了歐洲對中國的影響,因為歐洲與美國和中國,均為世界上三個最重要的經濟和地緣政治中心之一。尤其是,這有助于大家了解歐洲買辦和國家資本聯盟面對美國的攻勢時,仍存在分歧。此外,還應清醒地認識到,圍繞英國脫歐的較量尚沒有結束,但圍繞英國與歐盟和美國經濟關系的第二輪脫歐談判即將開始。這一形勢使我們能夠了解中國和俄羅斯等強大的外部國家與歐洲內部勢力存在結盟的可能。這表明,毛澤東思想及將毛澤東思想發揚光大的中國共產黨發展理念,仍然是了解地緣政治形勢的最佳指南。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關注觀察者網微信guanchacn,每日閱讀趣味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 3d福彩007的对应码是多少 股票行情走势图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11选五5一定牛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 股票配资的相关政策 云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北京快3实时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