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車企真的造不出好的跑車?

原標題:國產車企真的造不出好的跑車?

跑車象征一家車企乃至一個國家的最高造車水準,雖然中國已是世界汽車消費第一大國,但由于汽車工業起步較慢,對于三大件的掌握尚欠火候。早期造出的跑車更像是“半成品”,而隨著新能源大幕的開啟、給了很多國產車企“彎道超車”的機會。

雖然以“玩樂主義”為核心的跑車在市場中的占比很小,但凝聚車企研發精華,被視為造車領域“珠穆朗瑪峰”的跑車是一家車企乃至一個國家制造硬實力和設計軟實力的象征,也決定了造車的上限。而在攀登“珠峰”的道路上,一眾國產車企們走得可謂是“踉踉蹌蹌”。

美人豹的出現標志著我國在跑車領域實現了零的突破,同時美人豹也是一款具備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純正國產跑車。誠然,如果用現在的眼光看美人豹,眼里可能都是缺點。外觀有明顯山寨豐田Supra的痕跡,發動機采用的是豐田8A-FE系列,排量僅為1.3L,在6000rpm時爆發最高的85匹馬力,14秒的百公里加速時間仿佛經歷了一個世紀。再加上前碟后鼓式的剎車、前置前驅的布局。不禁讓人懷疑,這真的是一輛跑車做出的事情嗎?

如果害怕失敗而不肯邁出第一步,那么永遠只能原地踏步,活在自己的舒適圈??沼信苘囆?,卻無跑車魂的美人豹的確難言滿意,但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一步登天?我們不能違心地說美人豹真棒,但至少可以為它開創先河的勇氣點贊!

緊接著在2007年,華晨汽車聯合德國FEV公司、賓尼法利納、保時捷等世界知名企業,打造了一款名為中華酷寶的跑車,并對外宣稱該車引用全球領先技術,參照F1賽車理念并在100名開發工程師合力之下所研發出來的產物。

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中華酷寶,的確無論從性能和造型相比美人豹都提升了一個臺階。華晨自主研發的1.8T發動機和ZF自主研發的4HP-20型自動變速器+前雙叉臂后多連桿的懸掛設定,9.3秒的百公里加速時間,終于在性能層面有一點跑車的影子了,而且在賓尼法利納設計公司的鬼斧神工下,流暢的車身造型也頗具跑車的韻味??上Ц甙旱氖蹆r讓大多數人只能選擇望而卻步。

而到了2009年,按耐不住寂寞的比亞迪推出了首款國產折疊硬頂跑車——比亞迪S8,而比亞迪S8的出現則將由美人豹引領的第一波國產跑車浪潮推向最高峰。神似SLK的外觀和可自動開合的兩段式折疊硬頂,拉風非常。

只是在動力層面又暴露了核心競爭力不足的事實,2.0L自然吸氣L4發動機,最大馬力僅為140匹,加上前置前驅的布局,百公里加速時間與美人豹一樣,同為14秒。

那么要造一輛被譽為造車領域“珠峰”的完美跑車究竟有多難?當中又會遇到什么阻礙?

凝聚車企研發之精華,技術之精髓的跑車自始至終都是一家車企制造硬實力和設計軟實力的象征,也是品牌形象和制造水準的最高體現,說跑車是造車領域的“珠峰”絲毫不為過!

如果將造跑車比喻為攀“珠峰”,那么完成外觀和內飾的跑車化造型建造只能算登上了“北坡登山大本營”,完成動力系統、車身結構、底盤調校以及輕量化處理才算登上最終的“8848”。比如在講究精細化分工的底盤調校層面,需要所有開發工程師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頭腦風暴”,才能打造出一個可確保在極限工況下仍能保持一流操控和穩定性的高素質底盤。

又比如在輕量化處理層面,以往我國對于輕量材料的進口長期處于嚴重依賴狀態,加之國產車企累積的造車經驗和技術不夠豐富,以及生產線建設、機械加工和鑄造水平的先天性“缺陷”,所以早期的國產跑車往往會出現性能堪憂、底盤極限過低、易生銹等問題。

既要享受在極限邊緣體驗駕控的極致快感,與此同時還要確保駕駛員的人身安全。這就要求跑車的外在和內在相互完美交融,才能耦合成一個有機的整體。不然就只會是一個空有跑車形,卻無跑車心的“偽跑車”!

一件被“玩物主義”所標簽的高價商品,其暢銷程度很大一部分原因取決于當地群眾的平均收入水平,從各大聞名于世的跑車廠家,其發源地多數出自歐美等發達國家,并且在該地區的銷量領先于其他發展中或者欠發達地區便可見一斑。

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今年年初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數據庫》中顯示,2018年我國GDP為134074億美元,人口為139538萬人。換算過后得到的人均GDP為9608美元。雖然9608美元的數值同比增長了11.9%,延續了經濟騰飛之勢。但無可否認的是,不足1萬美元的人均GDP相比發達國家仍存在較大差距。

經濟騰飛的作用下,國民的收入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快速提升,兜里的錢包變厚了也因此趨生出消費升級的概念。如今,該概念已經滲透至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就包括汽車行業。人們在購車時,方向逐漸從成本更低的微型或小型向成本更高的緊湊型或中型轉移,但按照目前的人均收入水平,滿足級別的升級仍算是能力范圍之內,如果要支撐起整個行業的消費趨勢由原本的大基盤(轎車和SUV領域)向跑車領域遷移,不足1萬美元的人均GDP就顯得有點力不從心!

(上圖出處:《豪華車市場白皮書》)

市場占有率在某程度上就等同于一款車型、一個品牌乃至一個細分領域在市場的生存空間。而根據《豪華車市場白皮書》在今年年初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豪華車市場累計銷量為285萬輛,同比增長8.5%。這也從側面印證了人們的收入增加,從而在汽車市場引領的消費升級趨勢的真實性。

(上圖出處:《豪華車市場白皮書》)

而且具體至不同車身類型的市場表現來看,跑車市場全年總銷量達到39653輛,僅次于MPV市場,更為關鍵的是獲得了各品類中最大的同比增長幅度——32.4%。

(上圖出處:《豪華車市場白皮書》)

看似前景似錦,實則內藏“硬傷”。累積銷量接近4萬,同比增長32.4%也掩蓋不了銷量占比僅為1.4%的殘酷事實。而且在55款車型同時在線銷售的基礎下,換算過來跑車單車型的年銷量只有721臺,為所有細分市場中的最低值。

跑車乃至超跑無論在任何國度都是富人的產物,然而不足1萬美元的人均GDP,決定了我國汽車市場的風向仍以務實家用派為主導,加之過低的市場份額和產出回報率。的確很難在這個“money is king”的時代,讓以逐利為主的國產廠家能沉得下心來,將心思投入至跑車領域。

自比亞迪S8之后,國產車企就沒在跑車市場掀起太大的波瀾,這也是國產車企戰略性放棄跑車市場的有力證據。直至近些年,新能源的異軍突起,電動機的應用不僅能順利繞開西方國家在內燃機領域的百年積累以及技術壁壘,幫助傳統三大板塊(轎車、SUV、MPV)實現彎道超車,而且在電動機的輔助下,讓一眾國產車企重燃對跑車領域的希望。

比如前途推出的純電動跑車——前途K50,流暢而順滑的車身線條、配合大面積裸露的碳纖維覆蓋件,跑車之勢漸現。

車身采用全鋁合金框架式結構,以及碳纖維復合材料的大面積應用,讓整備質量控制在2噸以內。而在性能層面,前后雙電機四驅系統+英國米拉協助調校的底盤+Brembo高性能制動系統,整套動力系統的最大馬力可達435匹,最大扭矩可達680?!っ?,百公里加速時間僅為4.6秒。

又比如蔚來推出的蔚來EP9,在2017年的紐北賽道上,以6分45秒900成績刷新了歷史圈速記錄,因此也被獲封為當時的“紐北最速量產車”與“紐北最速電動車”。

如果撇除電動機的存在帶來的不純正血統的說法,蔚來EP9就是一款名正言順的超跑。低趴的姿態、夸張的空氣動力學套件,這就是我們印象中超跑該有的模樣。而內在方面四個高性能電機+四個獨立變速箱、最大輸出功率可達1000kW、單個車輪最大扭矩1480?!っ?、DRS可調擾流控制系統、分立驅動技術,每一項都是值得炫耀的資本。

造跑車乃至超跑也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卻又不得不做的事。因為站在技術制高點,手握汽車工業“皇冠”,堪比“珠峰”的跑車是一家車企乃至一個國家最高造車水準的象征。

相比底蘊深厚的傳統汽車強國和知名車企,在造跑車這場比賽中國產車企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但總不能因為怕輸就放棄比賽,況且我們在過程中不也發現了可實現后發而先至的“秘密武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