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2019新勢力造車丨活下去的 都是好漢

原標題:盤點2019新勢力造車丨活下去的 都是好漢

每次聊到新勢力造車,我的內心都很復雜。

一方面與發展了百年的傳統汽車行業、品牌相比,他們就像是咿呀學語的嬰兒;可另一方面出于政策的導向也好、出于消費者的好奇心也罷,新勢力正在以相對更快的速度走進人們的生活。

面對這樣一個本應該成長在溫室里,卻又似乎被拔苗助長的產物,究竟該嚴厲還是寬容,比“To be or not to be”更難。

還是先就事論事。2019年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120.6萬輛,同比下滑4%,這是自2009年大力推行新能源汽車產業以來出現的首次年度下降。

回想2018年,我國的新能源汽車銷量首次突破了百萬,這種高速增長也讓大家在2019年初紛紛“夸下??凇?。但看著去年的整體銷量成績我們不難想象,那些豪言壯語破碎的模樣。

目前的新勢力在擎哥看來分為三類:掙扎著活下去的、快要撐不下去的和已經斷氣的。

掙扎著活下去的蔚來、威馬和小鵬。

蔚來汽車2019年累計交付20565輛新車,位于“造車新勢力”之首,但年度銷量完成率也僅在41.1%-51.4%之間。銷量表現的不佳不僅影響了企業的利潤,更重要的還影響了融資的進度,李斌不得不自掏腰包,追加投資9500萬美元。

同時,蔚來汽車在去年還屢屢被卷入風波之中。ES8自燃、召回,大規模裁員,蔚來股價一度大瀉近90%,情況直至年末才有所好轉?!伴L安街上也趴過窩,股票跌到一塊多……”2019年歲末,蔚來在深圳舉辦一年一度的蔚來日,17位蔚來車主合唱一首《電動車主的自我修養》,就自黑自嘲了蔚來的2019年。

一邊是資金黑洞、一邊是產品不成熟帶來的各種緋聞,兩股負面信息相輔相成扭成一股繩,在很大程度上捆住了蔚來的手腳。

排名第二的是威馬汽車,2019年銷售約16876輛,在“新勢力”中暫時僅次于蔚來汽車,不過僅完成年度目標的16.9%。但值得一提的是,外界對威馬汽車的估值超過300億元,處于新勢力的領先位置。

不得不說威馬是新勢力前三甲里最“聰明”的一個,首先他們懂得審時度勢。雖然品牌C端熱度一般,但威馬EX5在B端的認可度不容小覷。據政府采購信息報社信息,威馬EX5被評為2019年度全國政府采購新能源首選車型。此外,由湖北地方政府、長江基金與威馬共同出資的新工廠--星暉新能源智造工廠也將于2020年初投入生產。

第二,威馬相當沉得住氣,就在1月8日,他們低調的在上述新工廠下線了一輛代號為“A-3”的產品。據悉,該車搭載L3級自動駕駛功能、將于2020年底正式量產交付,如無意外將成為新造車企業中首款實現量產的5G汽車。待到那時,估計威馬的身價還會持續上漲,因此在擎哥看來,2020年威馬應該是新勢力中最有實力和蔚來爭“一哥”的品牌。

不過新產品究竟能不能順利交付,產品力怎么樣,有沒有什么硬傷,這些問題依舊足以困擾威馬一整年。

看到威馬這個銷量成績,小鵬汽車心里應該有點憋屈,16609輛的交付數據比威馬少了267輛,只能位列第三,目標完成度為41.52%。和蔚來相似的是其掌門人何小鵬也參與了最新一輪的融資。不過與蔚來不同的是,在那輪融資中領投的是大名鼎鼎的小米集團,算是抱上了一根粗壯的大腿。

但小鵬也不能高興得太早,畢竟以目前的局勢來看,小鵬G3走性價比路線顯然已經不夠吃香。如同其他造車新勢力一樣的規劃布局,堅持“低價策略”,即便5G時代的到來,這樣的車型也不會成為新能源市場的主流,而高端車型市場是唯一的突破口。

因此在2020年小鵬汽車不僅會面臨P7交付、產品升級等問題,或許還要在沒完全站穩腳的情況下實現“品牌向上”。一步跨幾個臺階,這是何其困難的一件事,并不是抱上大腿就能解決的問題,在新的一年里面臨的挑戰,也不比任何一家新勢力造車來得輕松。

總的來說,目前處于第一梯隊的這三個品牌,整體情況是大相徑庭的,卻各有各的難處。本以為順利交付是第一道坎,但即使實現了交付任務,前路上也有千萬座大山,用“掙扎著活下去”形容,毫不為過。

快要撐不下去的理想智造、愛馳、拜騰、天際。

當年和蔚來汽車對標的理想智造,在2019年12月才開始交付,數量大約是1000輛。

而開始交付僅十余日,就陸續有車主在社交平臺表示新車出現各式故障。普遍集中于排放系統、駐車系統、車身穩定系統等,另外也有車主表示,曾遇到解除自適應巡航功能后踩踏加速踏板無法加速的情況。

對此,理想智造的回應是,都是“系統問題”,不會對車輛的駕駛和安全產生影響,將會在后續的軟件升級中解決。此外除開產品穩定性問題,理想智造也是內憂不斷,托“豬隊友”力帆汽車的福,理想智造三次被列為被執行人。隨后,部分理想ONE車主反映稱,新車交付環節出現中信銀行不給理想ONE車主發貸款導致無法提車的情況,導致部分車主不得不更換其他銀行并重新進行貸款申請。

或許正是基于這些現狀,據天眼查數據顯示,12月13日,由于多位股東的退出,北京車和家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注冊資本由原來約9.15億人民幣變更為約6.83億人民幣,降幅約25%。雖說理想智造表示這些問題并不會影響產品的生產和交付,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理想智造正在經歷的煎熬。

和理想智造幾乎同一時間實現交付的還有愛馳汽車;拜騰、天際等品牌也表示今年會實現交付?;蛟S在有的人眼里,沒有實現交付一切都是空談,但針對目前的市場環境來看,尚未交付也意味著希望,至少從賬面數據來看這些新產品的競爭力都不弱。只是說當時間進入了2020年,交付的成功與否、用戶對產品的實際體驗回饋,都會成為這些新勢力的“命門”,市場已經沒有了那么高的寬容度,一錘定音的時刻即將到來。

在2019年伊始的時候,有無數的媒體同行預言過這將會是“大浪淘沙”的一年,如今一年已過,果不其然有一些名字已經淡出了我們的視線。

已經斷氣的游俠、綠馳、奇點。

游俠汽車這個名字,在年末火了一把,靠著工廠爛尾的新聞登上了首頁。說起來游俠汽車成立于2013年,可以說是老前輩了。2015年游俠汽車用一輛神似特斯拉的車模和制作精良的PPT開啟了PPT造車的新時代。而PPT造車的精髓就在于融資、圈地,所以雖然游俠汽車沒有展示出什么技術和量產能力,但是在2017年4月與湖州市吳興區政府簽署了合作協議。

這個協議計劃在吳興區建設游俠汽車超級工廠,2019年量產車型上市,年產能20萬臺。當然結局大家也都已經知道了,受到熱錢投資和政府扶持的游俠汽車沒有展現出任何成果。

與游俠汽車相似處境的還有綠馳汽車。當然綠馳可能沒有游俠PPT做得那么有名,但是綠馳汽車九江工廠停擺的消息也一度成為業界關注的焦點。

2018年6月22日綠馳汽車智能生產基地簽約落戶九江,該項目投資55億元,一期建成后可形成年產10萬輛整車規模,二期建成后可實現年產20萬輛整車規模。預計達產達標后可實現年產值340億元,年稅收13億元。然而有媒體探訪了綠馳的生產基地發現,廠內僅有幾輛挖掘機在工作,并未見到項目有任何進展,生產基地疑似陷入爛尾。

包括成立于2014年的奇點汽車,從創立至今,經過多輪融資,累計獲得資金約170億元。投資方包括奇虎360、聯想之星、韜蘊資本、博雍基金等。2015年,奇點汽車發布兩款概念SUV車型;2016年11月宣布智能新能源汽車產業園項目將落戶安徽銅陵,總投資80億元,年產能將達20萬輛;2017年4月,奇點首款量產車型——奇點 iS6正式對外發布,但時至今日該車仍未實現量產交付。據北京產權交易所發布公告顯示,奇點汽車第五大股東欲拋售所持全部股權,“樹倒猢猻散”初見雛形。

對于他們來說,交付的“八字”尚且沒有一撇,消亡恐怕難以避免。

“資金短缺、技術壁壘、政策鎖緊、特斯拉國產、傳統車企轉型”,這些2020年的新能源市場關鍵詞對于新勢力造車來說每個都是一座大山。在前兩天的中國電動汽車百人論壇上,李斌被問道:特斯拉國產了,也降價了,蔚來還頂得住嗎?

他滿臉苦笑,只能用一句:總體來說,還是活著的。

我想,銷量目標什么的,還是先別談了,2020年活下去的新勢力造車都是好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 三分pk拾走势怎么看 重庆时时彩走势 加拿大快乐8开奖查询 北京pk10走势图计划 股票分析师 老师 全天1分快三网页版 expma超短线选股战法 浙江11选5预测一定牛 股市里有多少只蓝筹股 福建36选7今晚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