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影音辦公地已人去樓空 一代人的記憶消逝在風中

原標題:暴風影音辦公地已人去樓空 一代人的記憶消逝在風中

暴風影音疑似“猝死”

這個公司官網猝死、辦公地人去樓空…央視記者實地探訪!一代人共同記憶,消逝在風中…

近日,有網友發現,暴風影音官方網站以及App均出現問題,無法正常打開。 曾經風光無限的暴風集團,股價更是一路下跌至最低3元。截至11月26日收盤,市值僅有12.09億元,不及高點時的3%。 11月26日下午,央視財經記者探訪了暴風集團昔日的辦公地址。

1

記者探訪暴風影音辦公地址

“暴風”去哪兒了

央視財經記者 李琳:我身后就是暴風集團曾經的辦公地址,位于北京海淀區的首享科技大廈。就在今年7月29日,也就是暴風公告馮鑫逮捕后的第二天,央視財經記者曾實地探訪過這里,當時暴風集團的員工仍然在大廈的13層正常辦公。

短短幾個月過去,今天這里已經人去樓空了。

記者發現,在大廈一樓的公司樓層指引上已經沒有了暴風集團的名字。記者來到暴風集團曾經的辦公地址,也就是大廈的13層,看到如今這里已經是空空蕩蕩,只有零星的裝修工人在這里作業。

一些被遺落的標簽和獎杯,隱約顯示這里曾有過的火熱的工作狀態和獲得過的輝煌。

而對于暴風集團搬去了哪里,大廈的工作人員表示并不知情。

記者:暴風影音是在這兒嗎?

大廈工作人員:已經不在了,挺長時間了。

記者隨后來到暴風集團在北京西四環附近的一處辦公地址,同樣一無所獲。除了辦公地址找不到了,暴風影音官方網站以及App,也均出現問題。

記者撥打了暴風影音的客服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暴風集團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9360.04萬元,同比下滑90.95%,凈利潤為-6.49億元。 11月25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表示公司因存在2019年公司凈資產為負的風險,可能觸發暫停上市機制。同時,公司持續經營困難,除馮鑫外,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已全部辭職。

2

“暴風”

將停后人需警醒

“暴風”的案例能給市場帶來哪些啟示?

財經評論員 王超:自從實控人馮鑫被抓,暴風集團其他的高管就像獐子島的扇貝一樣紛紛跑路,不見蹤影。如今,暴風影音的官網和App已經“猝死”,作為一代人共同青春回憶的暴風影音,也終將和我們的青春一樣,消逝在風中。

回顧暴風集團的興衰史,我用五個詞來形容:

1、風調雨順

從2003年到2009年,暴風的發展可謂是風調雨順,2009年,用戶數一度超過2.8億,日活用戶超過2500萬,成為繼QQ和迅雷之后的又一互聯網新貴。

2、風雨無阻

2010年,暴風開始謀求在A股上市。為實現上市指標,暴風極度壓縮成本,以確保盈利。但是,當萬事俱備的時候,證監會卻發起了IPO自查運動,直到2014年才重新恢復。而恰恰在這幾年,對于上市風雨無阻的暴風科技,卻錯過了關鍵的戰略轉型期。

3、風頭無二

2015年,暴風終于成功上市,恰恰趕在了新一輪A股互聯網泡沫的風口,暴風一上市就創造了40天36個漲停的神話,市值最高超過400億元,一時間風頭無二。

4、暴風驟雨

市值的暴漲讓老板馮鑫的心態發生了變化,隨即而來的是,暴風開始了暴風驟雨式的追風式并購。但因戰略和戰術上的一系列失誤,大部分并購都以失敗告終。

5、凄風苦雨

2016年,馮鑫為了彌補公司巨大的缺口,開始用2億元來撬動52億的產業并購基金,但最終以被收購標的的破產而終結,暴風董事長馮鑫四個月前被帶走調查,從此開始了他個人凄風苦雨的日子。

如今的暴風已是風雨飄搖,面對如此凄慘景象,我們從中反思一些什么呢?

如果當時A股就有科創板,暴風會不會及時上市加速轉型呢?

如果暴風上市之后,A股有合理的定價機制,暴風是否還會吹起如此巨大的泡沫導致投資者在高位套牢呢?

如果馮鑫始終牢記企業發展的初心,沒有被資本的膨脹沖昏了頭腦,是否可以避免身陷囹圄呢?

如果一個企業能夠始終聚焦科技創新,避免盲目追風,是否現在可以活得更好?可以為社會創造更多價值呢?

可惜的是,現實沒有如果,這一系列問題要留給后人去思考。

責任編輯:李玉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