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又3年,醫學生成才需要多少年?

原標題:3年又3年,醫學生成才需要多少年?

本文由搜狐教育“格致計劃”top榜收錄,來源:青塔,作者:孫珩

11月19日,從廣州飛往紐約的南航CZ399航班上,一位老人無法自主排尿,膀胱可能脹破。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介入血管外科的張紅醫生和海南省人民醫院血管外科的肖占祥醫生自制裝置,用嘴吸尿37分鐘救人。

此舉一被爆出,迅速引發了許多“醫者仁心”的感慨,醫生這個群體再度成為了人們視野的焦點。

事實上,從因為“病人會按照我劃的重點生病嗎?”所以期末考試沒有重點的醫學生,到被貼上“又累又窮又危險”標簽的執業醫師,這個數目不小的高知群體大多都在超負荷運轉。

從醫學生到醫生,在這條漫漫長路上,他們所要面臨的辛酸與無奈還有很多。

▎讀完醫就來娶你

一名醫學生要學習多少年才能成為醫生?

在中國,這個問題的答案十分復雜,甚至有業內人士把中國的醫學人才培養體系稱為世界上最復雜的體系之一。

目前,中國的醫學人才培養實行“5+3+X”的制度。其中,5是指5年醫學本科教育,3指3年臨床醫學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或3年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俗稱規培)。而X則為專科醫師規范化培訓或臨床醫學博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所需年限。

大約在2015年前后,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在全國范圍內廣泛推行。在這種制度下,醫學生最短在接受8年教育及培訓后,方可以本科畢業生的身份走上工作崗位,成為醫生。

醫學碩士分為臨床型碩士(即專碩)和科研型碩士(即科碩)。目前,醫學專碩已經基本實現與規培的并軌,專碩生畢業后考核通過即可直接拿到四張至關重要的證書:執業醫師資格證、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合格證書、碩士畢業證和學位證。

而科碩因學習重點在于科學研究而遠離臨床實踐,畢業后尚需經過3年規培才可獨立行醫。

因此,本科畢業后繼續接受研究生教育,則最短8-11年可以研究生學歷進入醫院,正式從業。

同樣的,如果想要獲得博士學位,則需要分別在科碩、專碩的基礎上再增加3年。理想情況下,一名醫學生短則11年,長則14年才可以取得博士學位,成為執業醫師,開始行醫。

除此之外,若高考時選擇八年制本博連讀,畢業后獲得博士學位,依各地政策不同,畢業后再經過1-3年規培,9-11年可以上崗。

2017年6月12日,中國醫師協會在其官網公布首批專科醫師規范化培訓制度試點培訓基地遴選公示名單,專培制度正式啟動。

專培主要面向已有行醫資格的醫師、或醫學博士,通常培訓周期為2-4年。

經3年住培合格人員,根據個人和單位需要,可選擇是否參加專培。主治醫師如個人和單位有需要的可以申請參加,但不強制。

盡管不作強制,且不經過專培也可以從業。但隨著政策的鋪開,這項政策同樣意味著有一批人的漫漫醫學路又要延長2-4年。

醫學生的圈子里也就流行起了這樣一個段子:“‘等我讀完醫,我就回來跟你結婚。’她聽完心里咯噔一下,她想,這大概是最委婉的訣別。”

▎各有各的難處

然而客觀來說,培養周期雖長,但卻是必須的。醫學教育作為精英教育,醫生的職業的確需要長時間的學習和豐富的臨床實踐經驗,才能勝任。

“5+3+X”的培養模式之前,醫學生畢業后直接進入醫院跟隨專科導師學習并實踐。但由于從一開始就專注于某一科,一旦遇到情況復雜的病人就難以及時判斷和處理。

而規培的制度推行后,醫學畢業生在培訓期間將在各個科室輪轉,熟悉情況。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一方面可以提升醫生群體的水平,推動醫學精英教育。另一方面更為重要,可以實現醫生的同質化,這樣將來在小醫院也能享受到相當水平的醫護服務。

但爭議猶存。培訓期間工資低,培訓質量低下,實操能力得不到有效鍛煉等問題的出現,更是時常讓醫學生們生出“浪費青春”之感。

依照國家的謀劃,規培、專培階段均已屬于執業階段,是在職培訓。然而現實情況是規培醫師大多淪為“廉價勞動力”,與規培醫院住院醫師同工但不同酬。有調查顯示規培醫師待遇大多在3000元/月以下,連付房租都困難。

與此同時,盡管有許多醫學生對規培期間接受的培訓質量表示認可,但問題同樣十分突出。

據媒體報道,有不少規培生在規培期間工作量十分繁重,而且被“加載”了一些超出規培范圍的任務,如“幫帶教老師跑腿,拿快遞,打飯,發傳單,甚至微博刷粉絲量”等。而真正應該掌握的實操能力卻很少得到鍛煉。

據業內人士反映,住院培訓制度中最大的問題就在于沒有規范的外科手術培訓計劃,規培生在手術中的角色通常為二助或三助,看的多,動手少。與美國“培訓醫生必須以主刀或者一助的身份完成規定的手術量”的培訓制度相比,培訓效果顯然相形見絀。

此外,醫學碩士們也面臨著各種各樣的難處。

出于科研型碩士培養側重于科學研究而缺少臨床經驗的考慮,現行規培制度下,專碩與規培并軌,只要通過考核,畢業時就可以拿到4本至關重要的證書。但科碩卻需要在畢業后再經過3年規培才能上崗,大大增加了科碩的時間成本。

但同時,“四證合一”的專碩們生活也并不輕松。規培期間,他們需要與本科、科碩畢業生等社會規培生承擔同樣的工作量,但卻因為身份還是學生,因此得到的補貼遠低于社會規培。

同時,除規培任務外,他們還需要承擔研究生相應的科研任務,在科研與規培的雙重壓力下生活。

▎信心依舊

隨著經濟發展,人們在各行各業都能得到滿意的薪酬和待遇,醫生這個職業也逐漸打破人們穩定、體面、高薪的認知,而被貼上了“又累又窮又危險”的標簽。

據人民日報報道,相關調查顯示我國醫務人員最不滿意的是薪酬待遇,超過八成醫務人員認為自己的付出與薪酬不匹配。

據統計,我國衛生行業人員收入水平僅高于社會平均工資18%。而在發達國家,醫生的薪酬為社會平均工資3—5倍。

不僅如此,更有許多醫生常年處于超負荷運轉狀態。職稱評審中占比極高,甚至有“一票否決權”的論文要求就成為了醫生的一道“緊箍咒”。很多醫生雖然在臨床上兢兢業業,但由于論文不達標,遲遲評不上高級職稱。

作為一種特殊行業,醫學生就業選擇范圍窄、投入成本高、風險大,如長期不能得到等值的回報,必將使醫療資源供需矛盾加劇,看病難的問題更加突出。

但另一方面,縱使如此,至少在目前人們對于醫生這一職業還是信心依舊。

近10年來,高校招收醫學專業學生數量除2011年外,均始終保持上漲趨勢,且與招生總人數增長率保持基本平行。近10年,醫學生招生人數平均增速為3.95%,而招生總人數平均增速為2.93%。醫學生增速高于總數1個百分點。

同時,改革也在進行。2018年8月27日,國家衛計委發布《通知》:加強醫務人員待遇保障。要創造性落實國家領導人關于“兩個允許”的重要指示,允許醫療衛生機構突破現行事業單位工資調控水平,允許醫療服務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規定提取各項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員獎勵。

此舉不可不謂是一大風向。

今年3月,一首名叫《規培專培好多年》的歌在網絡上爆紅。歌曲的作者是一群來自上海交大醫學院的年輕醫生和醫學生,他們在歌里寫這樣道:

朋友們都在問我,學醫快不快樂,

收入多不多,回扣多不多?

同學們也在問我,讀博士快不快樂?

你文章多不多,課題多不多?

其實我也很難過,卻不曾對你說,

如今我已快40歲了,那些初心,早已忘了

……

黑夜已遮蔽白天,夢想沒實現,

模糊了誰的雙眼,你卻看不見,

蒼老了誰的誓言,青春不值錢,

規培專培好多年,規培專培好多年。

……

目前,正是醫學教育的改革期。改革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坎坷的。然而每個人的人生都只有一次,誰的青春不值錢?

注:搜狐教育“格致”計劃,發掘推廣教育行業優質深度內容,給讀者提供更具前瞻性的文章閱讀。歡迎關注微信搜狐教育(ID:sohujiaoyu)投稿,您的文章將會獲得搜狐網和搜狐教育網頁端、手機端推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