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李白、劉禹錫這些唐代詩人不會寫詞?

原標題:你以為李白、劉禹錫這些唐代詩人不會寫詞?

宋詞,歷來與唐詩并稱“雙絕”,代表了一代文學之盛。我們可以在宋詞里找到唱著“楊柳岸曉風殘月”的柔婉女子,也可以跟著關西大漢一起執琵琶銅,高唱“大江東去”。

宋詞如此輝煌,其源頭還是在于唐詞,孕育于唐代的詞堪稱“百代詞曲之祖”,雖沒有長調,但在短詞上已經非常成熟。

生于唐王朝的衰落時,唐詞不像唐詩蓬勃大氣,而是追憶、彷徨、哀愁。但其優美的語言和深遠的意境,依然流傳千古,在強大的宋詞面前,保留了自己的一席之位。

緣起:敦煌曲子詞,從民間而來的藝術

菩薩蠻

敦煌曲子詞

枕前發盡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爛。

水面上秤錘浮,直待黃河徹底枯。

白日參辰現,北斗回南面。

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見日頭。

望江南·天上月

敦煌曲子詞

天上月,遙望似一團銀。

夜久更闌風漸緊。

與奴吹散月邊云,照見負心人。

攤破浣溪沙

敦煌曲子詞

五里灘頭風欲平,張帆舉棹覺船輕。

柔櫓不施停卻棹,是船行。

滿眼風波多閃灼,看山卻似走來迎。

子細看山山不動,是船行。

發展:詩人們各自開始創作

憶秦娥·簫聲咽

李白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

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游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菩薩蠻

李白

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

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

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

何處是歸程?長亭連短亭。

漁歌子

唐 · 張志和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調笑令·胡馬

唐 · 韋應物

胡馬,胡馬,遠放燕支山下。

跑沙跑雪獨嘶,東望西望路迷。

迷路,迷路,邊草無窮日暮。

憶江南·江南好

唐 · 白居易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能不憶江南?

瀟湘神

唐 · 劉禹錫

(一)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物至今愁。

若問二妃何處所,零陵芳草露中秋。

(二)

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

楚客欲聽瑤瑟怨,瀟湘深夜月明時。

成熟:“花間派”溫庭筠的秾麗精致

望江南·梳洗罷

唐 · 溫庭筠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腸斷白蘋洲。

菩薩蠻

唐 · 溫庭筠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云欲度香腮雪。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后鏡,花面交相映。

新帖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更漏子·玉爐香

唐 · 溫庭筠

玉爐香,紅蠟淚,偏照畫堂秋思。

眉翠薄,鬢云殘,夜長衾枕寒。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

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最后的唐詞:離愁別恨、兒女情長,與唐詩的漸行漸遠

菩薩蠻

唐 · 韋莊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菩薩蠻

唐 · 韋莊

洛陽城里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

柳暗魏王堤,此時心轉迷。

桃花春水淥,水上鴛鴦浴。

凝恨對殘暉,憶君君不知。

菩薩蠻

唐 · 韋莊

勸君今夜須沉醉,尊前莫話明朝事。

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不管是敦煌曲子詞的口語化,還是溫庭筠詞的精致,亦或是韋莊詞的清麗動人,都讓我們深切感受到唐詞的優美。

多用《菩薩蠻》《憶江南》《漁歌子》等短調的詞牌,唐詞在簡單的字句中,深情不減宋詞。

這樣的唐詞,你喜歡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