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李佳琦單獨建模、十字開門冰箱成C2M爆款 | 搜狐科技AI峰會大咖談零售新趨勢

原標題:為李佳琦單獨建模、十字開門冰箱成C2M爆款 | 搜狐科技AI峰會大咖談零售新趨勢

文 | 搜狐科技 尹莉娜

11月26日,由搜狐科技主辦的“2019搜狐科技AI峰會”在北京舉行,為廣大讀者解讀AI前沿新技術,探索行業新趨勢。

在零售分論壇的圓桌討論中,蘇寧零售技術研究院院長王俊杰、阿里巴巴集團新零售供應鏈算法總監鄧玉明、百分點首席數據科學家杜曉夢分別從“C2M”、“下沉市場”、“電商直播”、“私域流量”等零售新趨勢展開,一同來探討AI與零售結合。

關鍵詞一:C2M

問題:C2M反向定制是整個電商零售行業都在關注的趨勢,有人認為零售業的終極業態就是C2M,也有人說現如今的C2M是個噱頭,只是用戶調研的另一種說法,所以想問問各位對于C2M的看法。

1、因為C2M模式首先是要采集數據并以此做為定制生產的依據,百分點在這方面是強項,面對這樣的行業機遇,百分點做了哪些準備?

杜曉夢:C2M是趨勢之一,越來越多的零售商家或者制造商,如服裝品牌甚至酒類品牌都在參與,關注細分圈層的消費者需求。做這類事情首先要充分了解消費者的需求,幫助客戶做線上線下消費者數據的采集,數據來源一是自營的商城、微信公眾號、服務號里面消費者的反饋,這些都是很好的途徑。二是電商渠道里面關于產品的消費者反饋、評論等等,這也是可以全部搜集回來做文本分析和自然語義提取,把消費者的需求提取出來,這個數據的采集其實是了解消費者需求的前提。

2、整個2019年家電行業承壓前行,有一種說法C2M是助推家電行業新增長的助推器。我知道我們蘇寧是以家電起家的全品類電商平臺,蘇寧在C2M方面肯定也有實踐。請您談談蘇寧努力的效果以及對C2M的思考。

王俊杰:蘇寧現在有很多家庭終端,現在很多家庭智能設備都是蘇寧和廠商聯合開發的。我想舉兩個非常小的例子,比較生動,我們曾經聯合廠商開發十字開門的冰箱,我們比對了大量的數據去做數據的分析、沉淀、洞察,以前我們對于冰箱的理解一定要大品牌、觸控屏,非常高端,但調研下來的結果并不是這樣,消費者希望在八千到一萬塊買到一個十字開門的冰箱。我們聯合廠商一起做,現在這款冰箱已經是蘇寧的暢銷款商品。

第二個例子,蘇寧現在不僅僅是賣家電,想買什么樣的東西都可以上蘇寧。我們現在有一個品牌叫蘇寧集物,在里面可以買到非常高性價比的東西,這里面有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我們在賣泰國乳膠枕的時候發現有很多買乳膠枕送給長輩,我們洞察這些數據評論的時候找到一個需求,有一個姑娘買了乳膠枕送長輩,長輩拿去給孫子用了,她反饋評論這個乳膠枕對嬰兒來講太高了,我們分析找到這個需求,定制了嬰兒趴趴枕,上蘇寧易購可以找,是一個熱賣商品,18年推出到現在一直是熱賣商品。小孩在上面怎么趴著睡都很舒服,我們由此開發新的商品,完全基于消費者需求。

3、阿里巴巴在C2M方面也是有非常多的動作,麻煩您來詳細介紹一下?

鄧玉明:從我的實際工作來看,我們已經很深刻地洞察了消費市場尤其是細分市場里面的需求,甚至可以做到個性化定制,包括像新智造、小黑盒的式樣我們在持續探索,這本身對供應鏈的模式和能力是很大的考驗。

阿里經過這么長年線上消費信息化建設,已經沉淀了非常巨量海量的數據。我們其實可以對商品進行解構,比如一件衣服,我可以把它解構到顏色、色澤、款式等各個屬性,如果把屬性組合起來定義一個細分市場的話,我們就能夠基于這個數據很敏捷、精準地預測該細分市場在未來是紅海還是藍海,這些可以反向給我們的商家,尤其服飾箱包還有美妝類型的商家給他們做特色化的生產,這在某種程度上作為一種對供應鏈的開拓。

現在很多創業公司也在做,但是C2M有自己的挑戰所在,它的挑戰很核心的一點在于我們是否足夠了解市場和消費者。比如我們依托于阿里在國內的電商常年積累,我們可以說了解了國內的消費者行為,但是在國際化領域我們也許不那么了解,還是要保持謙卑的心態。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們是否能夠聚合需求來反向推動供應鏈的整體改造。大家也知道供應鏈上游的所有設計、打法、式樣包括模具制造需要成本,開一個模具少則幾萬,多則十幾萬、幾十萬都是有的,如果沒有具備小的C聚合成大C的需求,反向輸出給我們的上游制造生產環節的話,那B端很難承受這種散點式的需求。

關鍵詞二:下沉市場

1、近兩年來所有電商巨頭們都在談的一個關鍵詞叫下沉市場,首先我要問問王院長,他們都說您是信息未來學專家,您預判未來很有一套。您跟我們預判一下,下沉市場的紅利大家都說正在挖掘,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大概什么時候能挖掘完?

王俊杰:我想換一個角度回答這個問題,蘇寧現在有非常多的消費者在一二線城市,但其實在縣城里也有很多人希望得到蘇寧的服務,蘇寧的服務代表正品和高規格的售后服務。基于這種情況,我們推出了零售云服務。人們可以在一線城市逛是蘇寧易購的門店,買到正品家電,也可以在四五六線市場找到蘇寧零售云的加盟門店。

零售云的加盟者一般會選擇縣城當地有志創業的人,他們有影響力,也可以借助蘇寧的體系完成選品、促銷,銷售蘇寧的產品,并得到跟蘇寧是一模一樣的售后服務。另外蘇寧在縣城也有云貨這個線上產品,通過屏幕去選擇更海量的商品。總的來說,蘇寧是希望讓四五六線城市的人也能享受和一二線城市相同的服務,正品產品和優質服務都下鄉,這是我們對下沉市場的期待。

2、我們知道移動互聯網的人口紅利已經挖掘完了,下沉市場的用戶數量紅利挖掘完之后肯定有更多縱深的玩法出現,您來談談新玩法以及人工智能在其中能起什么樣的作用?

鄧玉明:這個問題挺好,也很棒。流量下沉是整個電商在最近三年以來都在探討的命題。大的命題是如何使得三四線小鎮青年能夠更好觸網,推動電網的進一步升級,從實操層面來看,有輕的做法也有重的做法,

新的做法就是在營銷側以及貨品供給側,在貨品的供給匹配營銷政策比如拼團、蓋樓這種政策的驅使下,三四線城鎮青年能夠更方便更好接觸到互聯網,同時享受到互聯網電商帶來的紅利。這是比較輕的做法。也有比較重的做法,以線下門店實體店的方式去做。

這兩種做法在阿里內部都有過嘗試,舉個簡單例子,天貓基于B2C模式建立起來的商場,淘寶是基于C2C模式建立起來的集市,還有支付寶還有餓了嗎圍繞O2O線下場景打造的流量閉環。在B2C、C2C、O2O、流量領域之間實現流量的反向供給和串聯,這個可以極大地激發交叉覆蓋,激發三四線城鎮青年的觸網。

重的模式像盒馬門店,這種做法很考驗算法技術。門店一個很大的命題,首先實現門店數字化才能夠實現門店的智慧化,這是有順序過程的。在數據采集上,由于是線下物理環境上的操作,往往根據攝像頭將傳感器多模式來采集線下數據,這時候就會對整個基于圖形的網絡結構算法和精度的能力等各方面的挑戰都是實際存在的,做過圖象的同學都知道這方面的挑戰。另外,人員的排班調度以及前店后倉一體化、成本控制,這些都是非常龐大的命題,跟電商的虛擬運營完全是兩碼事。基于門店3公里半徑或者5公里半徑的即時履約,滿足消費者即時的消費需求的時候,履約的時效和成本的均衡也非常考驗算法能力,因為所有的決策都是大規模的,搜索的空間是極大的,時效又是極短的,需要很短的時間內選取全局的最優點,所以在算法上壓力也是比較大的。

3、百分點是和數據打交道的公司,你們對下沉市場肯定有所研究。你們對于下沉市場的分析上有沒有哪些有趣的趨勢可以跟我們分享?

杜曉夢:我們有中國最大的Online panel樣本庫,380多萬的群體,在消費者研究方面,今年我們跟賽迪研究院出了中國消費領域的《數字經濟指數白皮書》。得出的結論是,下沉市場或者三四線以下的縣城空間潛力是巨大的。

具體來看,雖然一線城市包括二線城市的購買力還是比較大的,但是可支配的人均收入來看,三線下沉市場的可支配收入不比一線城市少。為什么?因為一線城市有房貸,把房貸刨除之后,可支配的人均收入是類似的。下沉市場的人需求在哪兒?我認為有兩個群體值得關注,一個小鎮青年,一個是鄉鎮大媽。鄉鎮青年都在玩快手,鄉鎮大媽都在拼多多,從我們的研究上顯示,下沉市場有一些非常有趣的特征,比如小鎮青年很無聊,追求有趣和刺激,這是他們的偏好,大媽追求的是性價比。下沉市場對于品牌是不感冒的,追求的是性價比以及熟人推薦。如果各位想走進下沉市場,一定更好去利用人和人之間的營銷、裂變的營銷,這種可能比直接打品牌廣告要更加有效。這是我們能看到的比較有趣的點。

關鍵詞三:電商直播、私域流量

問題:最近幾個月有兩個關鍵詞特別火,一個是私域流量,另外一個是以李佳琦、薇婭為代表的電商直播,前一兩年行業還在說人工智能的顛覆性作用,人工智能帶來哪些革命,但在最近幾個月,人又回到零售行業電商行業的主角位置了。我想問問各位是怎么看待這個現象的?以及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和人在零售行業所扮演的角色?

鄧玉明:這個問題比較尖銳,我們在真實工作中的確遇到很多來自直播的挑戰,做供應鏈大家都知道,我們需要做預測。在直播的時候往往是鋪面型的,銷售都是幾百倍抬上去,對于預測的進度影響也是比較大的。所以我們在算法端是會對直播像李佳琦、薇婭還有其它頭部主播單獨建模,預測他們要什么,再實操層面確實是這么做的。

回到剛才問的問題,我認為機器學習也好,運籌優化也好,還是深度學習也好,某種程度上是賦予我們更好解決問題的能力,比如過去圖象識別只能識別精確度到一個程度,現在有了各種神經網絡之后,識別的精度提高了,某種程度上能夠賦予我們一個更強大的力量來解決問題。

回過頭來思考人工智能這個話題,目前至少從我接觸到的情況來看,人工智能能夠很好地解決一個問題,但是目前并不能很好地定義一個問題,比如顛覆性的創造一個讓李佳琦或者其它主播來進行直播的營銷方式,讓AI自己去想是想不到的,這必然是業務和技術要結合在一起獲得突破。我的思考是這樣的,在創造性方面,我認為我們作為人類創造性是很強的,至少比當前的AI能力要強,但是AI能夠賦予我們很強的解決問題的能力。

王俊杰:網紅直播帶貨其實已經有幾年了,現在越來越火,這和5G慢慢面向社會大眾有一點關系。未來流量會越來越便宜,所以大家會更多選擇通過視頻來購物。主播跟觀看者有一個紐帶關系,這是為什么網紅帶貨越來越興起的原因。蘇寧視頻直播已經行之有幾年了,蘇寧特別喜歡關注體育,我們有PPTV視頻,現在擁有國內最完整的相關運動賽事版權最完整的視頻,技術團隊處理高并發非常有經驗,高并發、大批定單涌入、視頻渠道進來,我們游刃有余去解決。

剛剛講到私域流量,蘇寧推出一個產品——蘇寧拼購,受到很多消費者的歡迎,有兩個品類特別有趣,一個“拼品牌”,未來消費者的趨勢上每個人越來越個性化,這也是為什么網紅帶貨。人的群體是相通的,比如喜歡這個品牌,周圍的好友們可能也喜歡。與其花很多營銷推廣費或者很多品牌商花錢推廣它的品牌,不如讓利,這是我們理解私域流量。舉例來說,買一個掃地機器人,我可以找好朋友一起來拼,可能最后得到的價格幾乎不用錢,我通過推廣好友就得到這個產品。另外,拼產地農產品,我們做了很多扶貧工作,到產地里面把大量的農產品購買下來,通過蘇寧拼購很便宜優惠給到消費者。每個人都可以運營自己的私域流量,這是我的理解。

杜曉夢:我還是比較同意兩位專家的觀點,人是很有創造性的,我們為什么說這些私域流量和網紅直播能火?大家注意到它利用了社交這么一個緯度。首先它很有趣,不是冷冰冰的渠道或者電商或者貨架,說東西就在這兒,你買吧。而是給你講一個故事,或者兜售一種恐慌,比如快買快買,不買就要變老、變黑等等,有一種代入感,讓你在不知不覺中買買買。

技術對這一切是無感知的,但是技術在默默發揮作用,比如直播監測有多少人在看,多少人點贊,多少人評論,多少人退出等等,通過分析這些數據能更好地指導直播去帶貨或者營銷流程。未來的營銷一定是人和人之間的事情,一定是更加有溫度的,一定是更加有趣的。隨著消費者的選擇越來越多,更加偏向讓熟人或者了解我的人或者我的IDOL幫助我做一個選擇,這是我們能看到的一些趨勢。

關鍵詞四:人工智能

最后一個關鍵詞回到今天大會的主題人工智能,有人說AI技術本身的發展程度會是傳統行業進行數字化轉型的最大掣肘,具體到零售行業是這種情況嗎?零售行業本身的發展會倒逼AI技術的進步嗎?

王俊杰:我覺得還不太相干,我的看法是這樣,人工智能其實在某個時間點因為很多云的實現,導致人工智能的應用在零售行業,這是我的理解。上個演講里面我提到13年圖象識別技術有了比較好的發展,14年在語音、人臉識別有很好的發展,這些都可以很好應用到門店里面。比如圖象識別可以去識別商品,我可以通過攝像頭識別這些商品,通過算法去理解這些人拿到的商品是什么樣的商品。另外,通過語音語義可以做很多應用,比如現在做的AI客服來控制智能家庭的智能終端等等。當一個技術到某一個時間點成熟的時候,它就為產業所用。這個成熟其實有很多條件,除了有算法技術要成熟,相關的網絡存儲也要成熟,硬件要成熟,政策也要成熟,有好多原因剛好聚集在一塊兒促成這個事情。

另外,怎么理解未來人工智能,現在蘇寧所用的人工智能都是相對來講能夠相對成熟可以落地的。在兩年內能夠落地的人工智能技術也是蘇寧非常關注的,我的預判是,五年后人工智能可以慢慢接近人腦的類腦,十年很難預估,但是我們想十年以后人工智能可能會更多地理解人類的情感,甚至能做藝術創作,這些都是充滿想象的,通過這些想象預測未來人工智能可以在各自產業里面發揮什么樣的價值。

鄧玉明:我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思考,一家之言。我認為這不是簡單的單向問題,而是雙螺旋類似DNA這樣的互相促進過程,以阿里電商過去做的方式為例,從2011年或者2012年我們開始大量在前端推薦里面通過機器托管全面實現個性化推薦,那時候由于海量用戶和海量商品確實會倒逼整體技術升級,實踐的能力也隨著這個浪潮慢慢起來。我們將其應用到一個業務場景里面去,也獲得一些業務結果。反過來,因為我們要支持一個業務的發展,而當前我們技術可能還差一點的話,其實會要求反過來倒逼技術升級,這是雙向的過程。

剛才王院長提到線下門店視覺方面的事情,包括履約方面庫存方面,這樣的case在很多地方出現過。我們暢想一下未來AI真的能夠實現創作性以及類人腦思維性的東西,那將是另外一個突破,繼續推動業務下一次的升級。

杜曉夢:人工智能不是一帆風順的,從誕生開始經過了三起三落,而這次我認為AI是以大數據為支撐的和深度學習為特征的人工智能崛起。我們認為在行業的落地方面很少有因為某個技術壁壘而使某個場景構建不起來,而是反過來,當某一項技術成熟了,更多的行業希望能把它進行行業內的內化和落地。比如互聯網技術成熟了,我們有了電商,直播技術成熟了,我們有了直播的帶貨,比如無人機技術成熟了我們有無人機送貨等等,其實行業里面總有一群頭腦很靈活的人在思考。隨著某一項技術的進步和成熟,我能否把它利用到行業里面。我們看到金融+AI有Fintech,醫療有醫療領域的AI應用,我們是好的行業AI應用一定來自于行業內部,我們不覺得技術是壁壘。

實際上,AI與各行各業的結合已經深入肌理,傳統行業都在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變革窗口期。借助AI實現企業的轉型升級,已經從以往的錦上添花變成了如今迫在眉睫。AI將如何重塑行業,行業需求又如何倒逼AI技術的發展,成為了值得探討的問題。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來自北京的人工智能企業最多,占比為18.30%,其次是廣州、廈門、深圳等。

大會上午的主論壇共分為“AI重點相關技術”與“AI重點場景應用”兩大板塊,除了邀請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搜狗公司CEO王小川、三星電子中國研究院院長張代君為我們解讀AI發展的最新進展外,還邀請了來自IoT、零售、自動駕駛、金融、醫療五個領域的知名大咖來分享AI與行業的結合。而下午的分論壇則更為聚焦,深入探究AI如何改造零售、教育這兩個關乎國計民生的行業。

本次峰會由天眼查提供獨家數據支持,除本篇外,搜狐科技還針對此次大會進行了全方位的報道,敬請關注本次峰會專題!

PC端:http://it.sohu.com/sptopic/19-155-kb-bdb/kejiai2019pc.html

手機端:http://it.sohu.com/sptopic/19-156-kb-06e/kejiai2019wap.html

(搜狐科技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來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七星彩的9zhu小复式组合